花开云舒

鸿鳗鱼: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燃!这个82岁老人的琴声里,竟有如此澎湃的张力

关心瑞鸣的朋友都知道,瑞鸣新专辑《老友进行曲》火热出炉啦,预售也在微店、官网进行中。激情澎湃的手风琴之声,一定能带你回到火红色的年代。当然,更多的朋友听了音乐还是不过瘾,小编这就分享给您这张手风琴专辑背后的故事。


82岁老艺术家用1979年的国产手风琴演奏出了怎样的时代之音?一曲《江河水》又怎样在手风琴的演绎下冲破阴霾拥抱光明?十位老中青三代手风琴艺术家们凑在一起是如何互飚技艺的?文中都有答案。


文中内容来自汕头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陈怀冰老师对叶云川老师的采访片段,诸位请看~


  要么是年代感很强,要么就是世界级名琴


陈怀冰:这张碟的名字叫《老友进行曲》,是一张手风琴的专辑 ,今天晚上我们请来了叶老师给大家先预热一下他这张专辑。它的策划缘起十多年前瑞鸣发行过一张手风琴的专辑,这次是又怎样凑成了这么多的古董手风琴呢,这些琴都是这些演奏者自己收藏的吗?


叶云川:在北京,有许多手风琴爱好者、演奏家,这张专辑集合了非常多的演奏家到一起来演奏,他们本身有非常好的琴。另外,一些收藏家手上也有琴,所以有收藏家的琴,也有演奏家自己的琴,这些琴要么就是年代感很强,要么就是世界级的名琴。


瑞鸣新专辑《老友进行曲》内页图片


陈怀冰:世界级的名琴是中国还是外国制造的呢?


叶云川:世界级的就是法国、意大利、俄罗斯、德国,这些国家的都有。中国造的是鹦鹉牌。手风琴本身是一个工业革命的产物,它也是非常精密的一个工业产品,很复杂。每把琴它都有属于自己的声音特质,挺好的。


陈怀冰:这些琴也是大小不一吧?不同的琴气质不同,也正好可以做个对比吧?


叶云川:对,有的迷你一点,有的就挺大的。而且它们每一个造型、设计都非常不一样,因为这个跟国家有很大的关系。比如说,德国的琴就做的非常的精密;意大利的琴一拉开音色就是偏浪漫的;俄罗斯的琴就像这个民族,听起来比较沉郁;中国的琴,“鹦鹉牌”就是听起来很中国,70年代中国的工业水平还处于起步价段,它可能没有做到那么精密。之前2008年录的一张专辑《琴·赵家珍》,用了唐宋元明清六把琴演奏的,每把琴就有不同的气质、风格,听起来是蛮有趣的。


 手风琴版的“厨王争霸赛”


陈怀冰:这张碟一共有多少首曲子?不仅有中国的还有外国的曲子,是吗?那中国曲目有几首呢?


叶云川:一共有十四首曲子。差不多有十个古董琴,十个艺术家。所以说可以听到不同的音色,非常有趣。各个国家的曲子都有,包括:意大利、法国、中国、俄罗斯、西班牙。


瑞鸣新专辑《老友进行曲》内页图片


陈怀冰:那这些曲目是由谁来定呢?


叶云川:这次是集体创作的,每个艺术家自己出,就相当于一帮厨师在一起PK。你擅长蒸鱼,你擅长炒通菜,你就拿你的拿手戏。因为要PK,所以这些老朋友凑在一起很有趣,大家在一块儿斗歌、斗曲, 结果就是整个专辑的快板偏多,听起来也比较激昂和欢乐。


陈怀冰:这张专辑的封面设计很有个性。


叶云川:封面我只用了三个颜色,黑白红。黑白其实是手风琴的基本色,红色是那个时代的颜色——“火红的年代”。所以整个专辑只用了三个颜色。


 老艺术家的琴声里有岁月的张力


陈怀冰:据说这张专辑演奏者有老中青三代人,那年长的演奏者在录制过程中会有点吃力吗?


叶云川:不会,我们的演奏家都很敬业。八十二岁的任士荣老师,我们都有些担心他的身体无法坚持长时间排练、录制,但他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精神状态。不过他演奏的《铁道游击队》这首曲子的手风琴,是1979年的国产鹦鹉牌,也是很古董的琴了,声音表现力一开始达不到状态。所以他说:“这个琴有点问题,我想把这个琴调一下”。他真的带着琴回家去调好了。再录的时候,我们感觉老人家的精神非常好,斗志昂扬,古董琴也达到最好的状态,演奏出了张力十足的《铁道游击队》。我们的艺术总监姜杰老师,他原来是解放军军乐团的手风琴演奏家,也算是手风琴里绝对的领军人物,他拉的是手风琴的《江河水》。


瑞鸣新专辑《老友进行曲》内页图片


陈怀冰:是用手风琴拉《江河水》?


叶云川:对。江河水原来是东北的管子曲,对于历经各种岁月的人来演奏,感觉是不一样的,会有它的沧桑。他录制的时候,状态还没进去,我就跟他说,“姜老师,我第一次听你拉琴就特别感动,上次排练的时候很棒,但今天状态没有那么好,你跟我讲你的故事,你讲到那时候生活多么不容易、很多挫折,你可不可以重新再来。”然后他把这个曲子前半段录的特别压抑,特别符合万恶的旧社会,但是后来我说,“只有压抑不行,因为我们生活在幸福的中国梦的时代,我们心情要开阔,在高潮的时候一定要释放出来。” 所以姜杰又进行调整,《江河水》就被演绎的非常好,前面听着特别压抑,后面又特别释放。你就会觉得江河水这个曲子,在手风琴上特别有张力。


瑞鸣新专辑《老友进行曲》内页图片


 继续和大康老师做混音美学实验


陈怀冰:每个环节你都亲力亲为,包括策划、录音等,那最后的混音环节是怎样的?


叶云川:混音还是我们非常尊敬的李大康老师来做的,我们这次也尝试各种方式,包括用DSD方式录制。为什么讲到大康老师?大康老师总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在每个专辑上都不断地钻研摸索,非常让人敬佩。我的每个作品都带有一些实验性,借由这些作品会得到更好的学习,这是瑞鸣十几年甚至是未来十几年我很自信的一点。


瑞鸣新专辑《老友进行曲》内页图片


陈怀冰:最后一个混音环节,什么对它制约最大?是器材还是人?


叶云川:要看制作人站在什么角度看事情,我会强调我站在美学角度。就好像《老友进行曲》,我们要呈现的是革命热情时期的东西,气质就是要向前冲。那如何让它听起来很有质感?要非常又热情,而不是听起来空空的。所以,美学会影响你在技术上的运用,比如在混音上、在空间的设计上,都有一个主观的东西在里面引导它。技术只有准确性,并且准确和艺术是有矛盾性的,比如我们听中国的潮汕音乐,弹古筝、拉二弦都是在准和不准之间,如果按照西方的音准来拉二弦,那二弦就很难听了。所以技术是为艺术服务的,但一个人把技术看得至高无上,就会做出一个没毛病没意思的东西。


瑞鸣新专辑《老友进行曲》内页图片


陈怀冰:这张碟打算发行什么版本?


叶云川:我们应该也是有三个版本的,就是HQ、DSD,普通版会比较晚,黑胶也要等一段时间。我跟瑞鸣的所有同事都讲,每次我们给听众的,一定要比听众给我们的要多,我会把这个当成一个座右铭。你给听众足够多的东西,这是一种尊重。


二人相谈甚欢,就专辑的音乐制作和背景文化展开了详尽的探讨。节目结束仍意犹未尽。在这里,小编想说,瑞鸣音乐会继续努力,在音乐的创作道路上不断创新和突破,给乐迷们带来更多好音乐,敬请期待!

看文字不过瘾的朋友长按二维码

想了解唱片背后更多的故事,请关注瑞鸣音乐喜马拉雅电台


瑞鸣音乐《老友进行曲》专辑封面

(图片来自瑞鸣)

 非经瑞鸣允许请勿转载


评论
热度(487)
  1. 空谷懒洋洋 转载了此音乐
  2. 懒洋洋花开云舒 转载了此音乐
  3. 花开云舒鸿鳗鱼 转载了此音乐

© 花开云舒 | Powered by LOFTER